未分类

久别重逢的邻家女孩 | 阿倩

我的故乡在嘉兴西面的一个水乡小镇。镇上有一条老街,名字叫做蜡烛街,我儿时的家就在这里。


当年蜡烛街有“三姐妹”,那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三姐妹当中,有个叫璐璐的姑娘住得离我最近。我们家和璐璐家都住在一楼,坐在璐璐房间的窗台下写作业,就能看到我家的正门。老底子的公房没有阳台,门口的四方形小白场每天都会上演不同的故事::东家阿婆今儿屋里正在杀一只鸡,西家大妈扛着鸡毛掸子正在教训她顽皮的小儿子,对门倩倩正弯着肥胖的腰杆清洗她齐肩的长发……


后来璐璐搬了家,再后来璐璐去了很远的地方念大学,再再后来,璐璐嫁到了台州,杳无音讯。就这样,我和璐璐失联了很多年,早已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促使我和她成功地加上了微信。即便加了微信,我们也很少发消息,甚至连朋友圈也很少互动。


我和璐璐的最近一次微信聊天记录,还是她上次回来探亲的时候。微信的内容是:你明天有空哇?我有空。简单干脆,没有修辞,没有歧义。


第二天,我们约好一起去必胜客喝下午茶。说起下午茶,我和璐璐从小到大,竟然从未一起下过馆子。就连这次“必胜客会师”,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璐璐是个贴心的姑娘,虽说年龄比我小,但她很会照顾人,从小到大我都觉得她更像姐姐。那天,我刚好在一个酒店谈点事情。璐璐从台州驱车几百公里到达嘉兴,早已车马劳顿,疲惫不堪,但她还是再三坚持要开车来酒店接我。


十多年没见面了,璐璐的样貌竟然和小时候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时候,电视机里特别流行播放TVB警匪片《香港警察》。我常常觉得璐璐的五官和气质长得特别像剧中的总督察Madam,高贵、端庄的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混血的味道。


到了必胜客,我和璐璐一人点了一杯果茶,坐在靠窗的卡座里聊起了天。我问璐璐为啥嫁到台州去了?璐璐告诉我,她老公是台州人。她曾经考了两次公务员,第一次是在嘉兴考的,很遗憾没通过,第二次是在台州考的,很幸运一次通过 了。天哪,当年那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如今真的成了一个体制内光荣的Madam!


璐璐还说:“烦死我了,本来我只想生一个娃的。为了哄爸妈开心,我竟然一口气儿生了两只神兽,一个住嘉兴,由我爸妈抚养,一个住台州,由他爸妈抚养……”


那天下午,我恍然觉得时光倒流,我们依旧是当年那两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从那以后,我和璐璐再也没有一起喝过下午茶。如今的璐璐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屁颠屁颠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屁孩儿了。她一声不吭地嫁到台州去了,而且还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或节假日,她不是奔波在嘉兴去台州的高速路上,就是堵塞在台州回嘉兴的红绿灯口,我又怎么好意思老是找她出来喝下午茶呢?


成年女人总是积攒了满屋子的鸡毛,我不去打扰她的清幽,大概也是一种特殊的温柔。


Auth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浙江平阳-鳌江公园

2021年11月24日

  • 友情链接